中国隐身舰载机何时亮相 要看这位"意外转会的外援"

2020-4-17 12:21:08 新闻来源:四川新闻网

     这两天关于国产第四代舰载战斗机——或者说第二款国产四代机的消息,一下子又热了起来。我们之前曾经表过态,在真机曝光前,不会谈论飞机本身的事儿。不过作为一个国家航空工业、科研体系实力的一部分,甭管新机长啥样,都需要一款必不可少、与之伴生的特殊机型,加快其定型试飞进度。

  ▲战斗力形成进度拖归拖,F-35C那也是现成的装备,咱们的下一代舰载机必然明确处于追赶的地位,不快马加鞭不行

  比如在歼-20研制定型期间,由国内引进的唯一一架图-204客机改装而来的航电综合试验平台,通过在其内外加改装歼-20的全套航电设备,使得在四代机上工作量很大的任务系统试飞工作,得以在供电冷却等条件能轻松做到和真机一致,数据实时检测分析条件又充裕的大飞机平台上平行展开。

  ▲769号机的改装测试,基本与歼-20从2011号机开始的原型机研发试飞工作平行

  而在图-204平台上节省出的时间,让歼-20的后续原型机能够更集中于对气动、飞控等方面的综合改进验证,以及武器/弹舱匹配等高密度试飞工作,为歼-20按时定型交付部队立下了大功。可以说,这位当初“加盟球队”时地位一度相当尴尬、只能“坐板凳”的“俄罗斯外援”,反而是在“转会”后大放异彩。

  ▲图为波音757改装的F-22航电综合试验平台,而有着“波音757斯基”之称的图-204恰好成为了歼-20的试验平台,倒并不是强求对应,更多是因为“没得选”而形成的巧合

  在大型机试验平台领域,“没得选”长期以来也基本成了大家不得不接受的事实。当初研制“飞豹”的时候,虽则战术飞机+空舰导弹的组合在国内也属首次,但毕竟歼轰-7基本型的航电相比后来歼-10和歼轰-7A那一代还是简单不少;在那个经费堪称“史上最穷”的年代,在1984年选择从海航3师调一架轰-5——正好是“飞豹”预定取代的机型——作为测试平台,至少是达到及格线的方案。

  ▲该机改装后起飞瞬间,注意用于观察的尾部炮舱仍保留

  虽然1985年海航3师在大裁军中撤编,但这架“无主之机”仍保留了在部队服役期间的机号,其名字改为“鹰”式武器试验机,测试歼轰-7以232H雷达为核心的火控系统和鹰击-81空舰导弹的匹配工作。在603所的技术指导下,该机在上海5702航修厂完成了一期改装工作,并于歼轰-7首飞前的1987年完成了鹰击-81的试射验证。

  ▲下图为“飞豹”试飞员与总师陈一坚合影

  等到1992年国内第一套综合航电系统样机(代号873)出厂的时候,这套基于“和平典范”等对外交流项目成果,首次通过1553B总线将火控雷达、惯导、大气数据计算机、任务计算机、HUD/MFD控制、外挂管理、数据传输等等设备组成的一个综合化系统,就需要一架至少得更大一点,能容纳一定测试人员设备的真正平台了。

  ▲在部队使用中相对默默无闻的运-7/安-24平台,不仅为“飞豹”的JL-10系列火控雷达和国产综合航电试飞立了大功,在舰载预警机平台的早期探索中同样功不可没

  最终试飞院选择了一架运-7进行改装,该机完成了地面试验(“和平典范”也就进行到这个阶段)后又进行了29架次的飞行试验,为歼-10航电系统试飞预先解决了一些技术难点,奠定了技术基础。所以从综合试验的意义上说,图-204试验平台的第一代“前辈”应该说是这架运-7,之后才是那架为歼-10研制,在运-8C平台上改装的079号雷达电子试验机,该机后来一直用于歼-10/11系列改型机的雷达航电测试。

  ▲“身经百战、见得多了”的运-8CA,测试过的雷达类型非常多,其机头上自然也是有过N种雷达罩,这里只是网上最常见的两个状态

  而到了后来,“枭龙”等外贸机型的研制,也使得国内在运-7这一级平台上的综合航电/任务系统改装程度更加深入。像巴基斯坦空军这样比较有追求的、已经初步形成了“枭龙”组装生产能力,能提出合理改进意见的客户,还曾试图与我国谈判洽购这些运-7平台,提升扩展自己的试飞能力。

  ▲运-7改装的“枭龙”雷达航电试飞平台,注意背景里是一架ARJ21

  说回四代舰载机测试的事儿,一般都认为它是要和F-35对标的,而F-35则是使用波音737作为航电测试平台。虽然国内之前确实用波音737进行过面向巡航导弹试飞观测和战略通信卫星测试的相关改装,但那一回事后引起的风波也着实不小,考虑到安全保密性等因素,确实不好再来一次改装规模更大的折腾了。C919虽然和波音737属同一级别,但尚未成熟,仍在试飞的该机现在也不适合用于改装。

  ▲客观上说,看着这么多波音737MAX只能这么在地上放着,肯定不止笔者一个人做过把它们改成“中国版P-8”的梦

  不过我们回头想想,美国之所以需要在F-35研制中启用新平台,和F-22研制较早、导致其航电系统与十几年后的F-35存在“准跨代”的差别,有着很大关系。而相比仍在持续改进完善的歼-20,国内下一款隐身歼击机在航电任务系统上不可能有着太大的技术跨度,在图-204上充分验证过的航电架构可以根据情况沿用,按照新机的具体需求对部分成品进行更换即可。

  ▲波音737测试平台在美国空军爱德华兹基地着陆,机身上可见洛马、BAE和诺格三家的大名。作为网络中心战时代的产物,F-35的航电测试项目比F-22更为复杂

  考虑到这架图-204是2006年交付中国的,而且在2012年移交试飞院之前飞行次数很少,因此现在仍然非常年轻,从机体寿命上来说有着非常充足的利用空间。或许等到哪一天大家看到这架图-204外观上又有不同以往的新变化时,那架所有人盼望着的,能够“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的下一代舰载机,才真正算是距离成熟又近了一步。

  ▲图-204测试平台的两个不同改装阶段状态,“鸭翼”的加装、“零碎”的变多,能够最直观地反映出测试项目的丰富完善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广东新闻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13 www.020x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QQ:1398651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