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没有海

2020-4-20 11:32:49 新闻来源:四川新闻网

   有时候我觉得我比大多数上海人都更了解魔都的海,因为我基本把这座城市一半的海岸线都跑过了,从东面三甲港,到东南的观海公园;从南面的星火农场,到西南的城市沙滩。。。。。。甚至是连接外海的东海跨海大桥也是被我跑过了好几次。

  有时候是和一群嘻嘻哈哈的神经病,有时候是三三两两熟悉的逼哥逼姐 ,但更多的时候是我一个人驾驶着昂小胖行驶在上海长长的海堤上。

  凉爽的时候就下车走走,在海堤上静静坐坐;

  天冷了就默默开着暖气,听听音乐也不下车。

  尽管上海拥有170多公里长的海岸线,但这里却不像其他滨海城市一样,拥有发达的近海旅游资源,甚至连水产养殖业和捕捞业都是冷冷清清。

  在这些冰冷的海堤后面,除了零星的淡水鱼塘,更多的其实是各种封闭的港口码头和各种拥有大垦荒情怀的农场。

  比如之前我常去的星火农场,燎原农场和五四农场。

  地理上的上海也确实很难说有很长的海岸线,因为北有长江入海口,南有钱塘江入海口,这一南一北两条江夹带着大量的泥沙经上海汇往东海,于是就算是上海最东南角的南汇嘴水域也是浑浊不清。

  所以与其说上海是海岸线长,还不如夸她是被两江捧在手心,牵着小手去看太平洋。

  而大海。。。。。。

  只能算是跟上海远远的打了个照面。

  我想也许是市区的生活足够丰富,也许是市区离海岸线实在是太过于遥远(遥远得从我浦东的居所到最南边的海堤都需要将近一个半小时),总之上海的海很难被人从口中提起,并且也远不如被众星捧月的黄浦江那么的璀璨夺目。

  魔都的海岸没有沙滩,只有一望无际的河岸和滩涂。

  咸腥的海风,油漆剥落的建筑,风尘仆仆的大货车。。。。。。以及偶尔飘来的腐烂气息都让魔都的海边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模样。。。。。。特别是在寒冷潮湿的冬季,这里一定能满足你对颓废的所有想象。

  所以这里跟上海没有多大的关联,更像是被城市遗弃的摩多废墟。

  只是很偶尔的会有骑着摩托的渔民跑到堤坝上,点上一根烟,吸两口,看看远方有没有涨潮,翻翻落在海堤上的网箱是否一切安好;

  也会有一些学生模样的情侣,她们停好脚踏车,迎着冰冷的海风,卿卿我我,细细碎碎地沿着海堤漫步,巴不得这风能再刺骨一些。

  当然,偶尔还会有一个走走停停的小白点儿,自由的在这片废墟上来回穿梭……没有错,那一定是从围城里冲出来的小小的我。

  小小的我驻足在海边的一座简陋的房子旁,我在这里猜测,不知道那个拱梁是否是以前渔民给大鱼们过秤装车的地方,不过不管过去是怎样的盛况,现如今也已被海风和时间腐蚀地没有一点脾气,像哪座海岛上国王的石像,瘦的只剩下骨架,就等着分崩离析的那一刻。

  屋子里有个渔民大爷正在吃饭,我收好相机走过去,假装不小心的往里探了探:一碗白粥,三碟泡菜。

  我想我还是算了吧,实在不忍心去蹭这一顿饭。

  我问大爷:大爷你在吃啥?

  大爷话不多,腼腆地回了一句我在吃饭。。。。。。说罢便收了碗筷换上渔装走了出来,轻轻带过木门,木门咯吱一声响;又静静抱起一个泡沫箱子,泡沫箱子也咯吱一声响,像是在这个冰冷孤独的海堤上回应着我听不懂的方言。

  大爷慢慢地爬上海堤,静静地下了滩涂,然后越走越远……

  曾记得我在夏季的某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来过这里,当时的我穿着雨衣站在海堤上,就像一个手握鱼叉,要与波塞冬缠斗的渔夫那样。

  那时候的海边狂风暴雨,风力发电机早就接到线报,早早的就锁死了向大谄媚的手势,紧接着一道道刺目的闪电从天而降,鞭笞在远方的海面上,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你完全分不清海天交界处那些翻涌袭来的究竟是乌云还是巨浪。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广东新闻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13 www.020xx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编辑QQ:1398651442